|微信教育
 
-->

抗疫進行時——援鄂日記:戰士的家,在遙遠的昆明……

2020-02-13   来源:a天堂永久网2019   字體:[||]
 

2月5日,是雲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雲南省中醫醫院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到達疫區的第十天,他們的防疫工作早已步入正軌。每天,他們奮戰在不同的區域、不同的崗位,但始終相同的,卻是層層防護服下的汗流浃背,是重重防護面罩壓迫下的“大花臉”。在這個最冷的武漢“冬天”,他們流下了最熱的汗水。

他們在疫區都做了些什麽?讓我們跟隨他們的日記一起看一看。

萬麗萍:精誠團結,迎難而上,辦法總比困難多

今天,是我們到達疫區的第十天,我小心翼翼地脫下一層層防護衣物,結束一天的工作。從鹹甯市人民醫院出來後,盡管疲累不堪,但我還是迅速回宿舍洗澡、洗衣服、消毒,萬事停當,我才能放心躺下。

回顧這十天來的點點滴滴,我們經曆了各種感控培訓、穿脫防護服訓練,熟悉病區各項工作,從清潔區開始,逐步過渡到緩沖區,最後到達汙染區。每天的工作如同戰鬥一般,既要爲患者緩解病痛和進行治療,還要小心防範新型冠狀病毒乘虛而入。

目前,雲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雲南省中醫醫院留守在鹹甯的重症護理組8名隊員,已經分爲4組全都投入病區一線工作。隨著疑似患者的增加,我們的工作再次進行了調整,文光芬、張铠玥從已經理順的11樓病區調整到6樓的新開病區;我和王陽也由12樓病區,重新調整到15樓新開病區;李萍和陳佳麗依然在11樓病區;楊瑞麗和饒美香也依然在感染科。

大家積極配合,面對疫情毫不畏懼,每天都以飽滿的熱情投身于工作中。

清潔區的工作雖然表面上看似不接觸患者,但每天拿藥、物資領取等工作,都讓大家上上下下奔跑于醫院之間,同時,清潔區的人員還要負責整理物資、清洗、晾曬防護物品等。在這個區域工作,雖然不需要穿防護服,但不意味著最安全,如果不注意感控,這裏會成爲冠毒最容易得手的區域。飛奔在這一區域裏的醫護人員,你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緩沖區,就好比在戰壕後面運送彈藥、傳遞物資,爲一線戰士服務的後衛。在這一區域責任重大,需要監督從汙染區回來的戰士,正確脫下防護服,同時要做好緩沖區的消毒工作和處置好醫用垃圾,將有可能帶在身上的病毒消滅在緩沖區,不讓它們跑出去危害群衆。

汙染區就是激烈戰鬥的第一前線,也是和冠毒正面交鋒的陣地,主要是爲確診患者或疑似患者進行治療。這個區域需要穿上笨重的防護服穿梭于每間病房。一上陣地,我們的每個班次最少4小時。每次在陣地上,我們都被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包裹著,稍一活動,就開始出汗。我們的頭發、背脊常常都是濕的。每次低頭給患者做治療時,從護目鏡滴下的水,我們甚至分不清是汗水還是霧水,滴在口罩上,漸漸變冷,冰冰地貼著臉。我們的鼻子被緊緊壓著的口罩勒得陣陣生疼。

在嚴密的防護措施下,我們還沒開始工作,但呼吸就已經變得急促,讓人有一種窒息感。隨著工作時間的一點點流逝,我們的體力也逐漸被消耗。

尿急怎麽辦?對于准備上陣的隊員們來說,這還確實是個難題。爲了在保證戰鬥體力的同時節約時間和資源,大家偷偷地地穿上了“紙尿褲”。面對困難,辦法總比困難多。

結束工作後,隊員們一張張美麗的臉龐被口罩壓得痕迹斑斑,令人心疼,但這些,卻絲毫沒有影響我們第二天繼續沖鋒上陣。

精誠團結、迎難而上的省中醫院天使,一定會不辱使命,完成任務,平安歸來!

張絨嬌:我們選擇逆行,就是要讓生命之花怒放

援鄂醫療隊到達湖北後,我和劉榮梅護士、宋欠紅醫生進駐通城縣人民醫院ICU工作。衆所周知,ICU是搶救治療危重病人、與死神賽跑的最後一道防線。在這場新型冠狀病毒戰“疫”中,ICU是任務最艱辛、傳染率最高的地方。

推開ICU的防護門,我們就到了最危險的火線。在各種儀器的滴滴聲中,夾雜著病人不停的喘息聲、咳嗽聲,我們穿著笨重的、密不透氣的防護服,一刻不停地穿梭在病人之間。我們深知,這是一場特殊的戰役,容不得半點懈怠、半點馬虎。死神隨時都可能奪走病人的生命,這個時候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攸關生死。病人咯血、鼻子出血、氣道不暢、氧飽和度下降……這些緊急情況,隨時都會出現。關鍵時刻,我們多辛苦一點,多做一點,多拉一把,病人可能贏得新生。

重症患者生活不能自理,除了常規的護理之外,我們還要喂飯、翻身、爲他們洗漱,甚至協助他們大便。但此時此刻,我們無怨無悔,他們哪一個沒有對生命的眷戀和渴望?我們努力綻放笑容、釋放溫暖,唯一的期盼就是病人挺過來、好起來。

最近兩天,有兩名最危重的患者逐漸好轉起來了,我們喂飯、喂水果也能多吃下一些了,他們的臉上也漸漸有了神采。他們會表示感謝,用自己的方言、用肢體語言。這個時候,我的心頭就會湧起一股無與倫比的自豪感和成就感。我們的護目鏡在汗水的熏蒸下,本來就霧氣騰騰,加上感動的淚水、喜悅的淚水,更加朦胧一片。

說不累是假的,說不想家也是假的。快節奏、高強度的工作,不僅是對我們體能極限的挑戰,也是對意志和信念的挑戰。躺在床上,我止不住地想家,想我的三個女兒,她們一個寄養在奶奶家,兩個雙胞寄養在外婆家,我想她們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她們都睡了嗎,她們還好吧?

我的家,遠在千裏之外的昆明,那裏四季如春,處處飛花。我們選擇逆行,就是要讓生命之花怒放;我們堅守火線,就是要讓武漢這座城市也雪融草青、陽光明媚。這一天,一定會到來!

饒美香:“我將用我的行動,來維護我職業的神聖。”

這段時間以來,相信大家都對這張照片很熟悉了,這個背影承載了多少人的希望,又給予了大家多少溫暖。

作爲一名國家援鄂醫療隊隊員,我的內心有太多感觸。在我出發後的第一天,醫院工會的老師就給我的家屬打了電話、發了信息,內容大致是家裏有什麽困難都可以找他們,請放心,工會的老師一定會做好後勤工作。當家屬把這個信息截屏發給我看的時候,我熱淚盈眶,更加堅定了打贏防疫戰的決心和信心。

援鄂第四天,醫院護理部主任王家蘭在百忙之中問候了每一位一線護理人員,叮囑大家做好防護,一定要毫發無損地歸隊。收到王主任的信息時,我剛走出鹹甯市第一人民醫院感染科,心裏就像有無限光束照進來,暖極了,上班的步伐也更加堅定有力。

還有宿舍的志願者們,每天都在給我們派發三餐和必要的生活物品。真的非常感謝這些可愛的志願者們。也正是因爲你們,讓我們感受到了全湖北人民的熱心和默默支持。

有了這麽多的關懷和溫暖,才有了我們工作的動力。我主動請纓到最危險、工作量最大、最繁忙的感染科。我不怕確診病例、疑似病例,不怕因爲穿防護服而不好解決如廁問題,不怕大汗淋漓,不怕因爲戴口罩而面部留下的傷痕……

我們反複練習,義無反顧地進入隔離病房,進入最前線戰鬥、傳遞溫暖。

这样可爱的身影有许多,病房里有了一群可爱的“小黄鸭”,她们穿梭在一间又一间的病房里,时刻践行着南丁格尔那句话——“我将用我的行动,来维护我的職業的神聖。”

抗疫一線急診人的自白:奮戰,只爲你能重新擁抱世界

医院给予我们很大的支持,为我们提供装备、人力,为我们精心设置诊疗流程。而我们全体医护人员放弃春节休假,坚守战场。我们科的叶勇主任、吴英主任、刀琳护士长自抗“疫”来,未有一天休息,已经持续十余天領導我们全科医护奋战在一线。

盡管病毒的傳染性很強,臨床的情況遠遠比人們想象的複雜,我們仍要透過厚重的防護把那些可能存在冠狀病毒感染的患者甄別出來。

盡管我們時常會遇到焦躁、恐慌,甚至因爲壓力而變得有些暴力傾向的患者及家屬,但是我們仍然要去安撫,去解釋,使他們願意接受醫學觀察,甚至隔離。

盡管有被傳染的風險、部分患者的不理解,還有巨大的精神壓力使我們時不時會感到緊張、身心疲憊,但我們仍然要堅持。因爲我們知道醫院讓我們承擔起發熱門診之時,就是把一個重大的職責授予我們,我們要用醫護技術鑄成一座長城,切斷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途徑,使病毒的傳染在我們這裏止步。

所有人都在盡自己所能與這場病毒抗爭。我們要堅持! 我們身後有父老鄉親,有親愛的妻兒老小。我們要頑強抗戰!把病毒打回它的老家,讓孩子可以安心上學,讓老人可以安心散步,讓所有人能自由地呼吸和擁抱世界。

王志紅專家:預防新冠要內養正氣、外避病邪

眼下,新型冠狀病毒性肺炎正在流行。大衆最關心的問題是:我應該如何預防?前兩天出現了一些盲目跟風,搶購雙黃連口服液、連花清瘟膠囊等藥物的情況。殊不知,用藥不當,非但起不到預防作用,反而損傷健康。

在中醫學看來,陰陽平衡是健康的保證。早在2000多年前,《黃帝內經》就明確:“陰陽勻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也就是說,機體內環境的陰陽相對平衡,各髒腑經絡、精氣血津液、形(軀體)與神(精神心理)以及機體與外環境的協調統一,是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穩定有序的基礎。所以,對于健康的人群來說,維護好陰陽平衡就是維護好了健康,這是預防的重要方面。中醫治病,其本質是以藥性之偏性,糾正病性之偏性,最終目的是“以平爲期”。雙黃連、連花清瘟膠囊這類清熱解毒的藥物,是用來治療疾病過程中,陽熱偏盛的“實熱證”,不適合健康人群服用。盲目服用,會損傷人體的陽氣,特別是傷及脾胃,導致陰陽失調,反增疾病。

中醫學曆來重視預防,早在《黃帝內經》中就提出“治未病”的預防思想。《素問·四氣調神大論》指出:“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夫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唐代名醫孫思邈進一步深化了“治未病”的理論,在《千金要方·論診候》中提出:“古人善爲醫者,上醫醫未病之病,中醫醫欲病之病,下醫醫已病之病”,可以說這是中醫學最早的三級預防概念。

預防疾病,要從兩個方面入手:一是通過養生以增強正氣,二是防止病邪(致病因素,如新型冠狀病毒)侵害。

  對于健康的人群來說,可通過養生來增強體質,預防疾病的發生。中醫養生的基本原則是順應自然、形神兼養、保精護腎和調理脾胃,其具體方法手段很多,如按時起居、形體鍛煉、針灸推拿、合理飲食等。另外,看到疫情形勢嚴峻,居家自我隔離,行動受限,容易産生郁悶、焦慮、緊張等負面情緒,甚至影響睡眠。這需要調整心態,養性調神,克服負面情緒,避免過度緊張和焦慮,維持好心與身的和諧。合理的養生,能爲預防奠定良好的基礎。通俗地說,就是做到吃好、睡好、情緒穩定。

預防的另一個重要環節就是防止病邪的侵害。瘟疫病邪是導致疫病發生的重要條件,甚至可變爲主要因素,新型冠狀病毒就是導致此次疫病的重要病因。故未病先防除了養生以增強正氣,提高抗病能力之外,還要注意避免病邪的侵害。《素問·上古天真論》曰:“虛邪賊風,避之有時。”就是說要適時躲避外邪的侵害。當前形勢下,避疫毒是預防之關鍵。所以,專家們提出的勤洗手、少出門、戴口罩、少去人群集中的地方等告誡,其目的就是爲了最大限度地避免病邪的侵害。

總之,我們要內養正氣、外避病邪,積極預防,協助醫護人員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


鏈接

學子牽挂,致敬老師:歲月靜好是你們在阻擊疫情

敬愛的老師們:

你們好!這些天,疫情通報頻頻,唯獨你們的消息我們卻遲遲未能收到。其實,你們不說我們也都知道,數據增長的本身就是你們所面臨的壓力,可是數據每一刻都在變化,你們的壓力也隨之加重。老師們,你們辛苦了,受苦了!

在邊陲的大山裏,陰霾籠罩著我的家鄉。哀牢山腳下的紅河南岸,哈尼山寨錯落在半山腰上。平日裏,對于農閑季節的村寨而言,悠然祥和是它的本性。阿爸們圍著酒桌敘談;阿媽們聚在屋前刺繡;孩子們則在村口戲耍……現在,縣裏的宣傳車開來了,村口挂上了橫幅,遠處村寨喇叭的通知聲,此起彼伏地回蕩在山谷裏。但我無法去想象,重災區的武漢,一個本該繁華的大都市,將會湧上怎樣的情緒?

閉上眼,“責任”是我能想到的第一個詞。在大年初三家庭團聚的日子,你們卻選擇了告別親人,奔赴抗“疫”戰場的大前方。明知“一場硬仗迎面撲來”,你們卻無畏地寫下了請戰書,迎著逆境而上,勇敢地挑起了“救死扶傷”的神聖使命。比起病毒本身,人們更害怕的是災難降到自己頭上的未知,而你們不僅要克服未知所帶來的恐懼,還要竭盡全力去救治每個被疾病所束縛的人們。讀著援鄂醫療隊萬麗萍、董黎等老師寫下的日記,我心生慚愧,我們在家裏歲月靜好,是你們在前線負重前行。穿著厚重“盔甲”,忍受著身心的煎熬,忙碌身影在病房間穿梭。你們說,抗疫路上,你們並不孤單。老師,你們並不孤單,你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你們,同白衣戰友並肩作戰,同我們一起,同14億中國人民砥砺前行,這是我們的共同戰“疫”。在艱難的日子,給不了奮不顧身的擁抱,就爲彼此豎起大拇指,給予最大的鼓勵吧!

此致

敬禮

云南中医药大学2019级康复1班 车 升

2020年2月3日夜